魏书首阳风

『竟来不及问一句人生几何
能白驹过隙前对酒当歌
连生死和诀别都一一错过
错过这眼中片刻不舍

此身如朝露去日苦多
任春秋都穿肠而过』